请输入您要查找的信息

热门关键词:

生物质 高效燃烧

散煤治理之路,生物质助力农村清洁取暖!!! 转载:散煤治理步入深水区,工业小锅炉和小窑炉趋向清零,用生物质能助力农村清洁取暖?

发布时间:2023-10-07 09:27:34

热门文章

散煤治理之路,生物质助力农村清洁取暖!!!

转载:散煤治理步入深水区,工业小锅炉和小窑炉趋向清零,用生物质能助力农村清洁取暖?

近日,在第八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,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23》预测,到2025年,民用散煤消费量降幅将超过60%(以2017年消费水平为基础),“十四五”中后期,民用散煤治理仍将保持定力。预测“十五五”期间,民用散煤消费量下降速度放缓,于 2030年基本完成改造任务,2035年力争实现清零。


  目前,我国散煤治理已然步入深水区,东北、西北地区由于清洁取暖起步较晚,清洁取暖基础较差,任务较重,未来可能需要更高的建设和运行成本。


  “农村的清洁取暖在散煤治理中越来越重要,我们在考虑如何融合政策,构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农村能源系统。”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项目副主任李雪玉表示,“农村仍是我国散煤治理中的重点和难点,农村散煤治理应坚持生产与生活并重。”

散煤治理难度升级,步入深水区

 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杨富强表示,散煤治理将步入稳妥有序推进的新阶段,从“攻坚重点区域”转向“巩固重点区域、拓展非重点区域”,从“聚焦重点领域”到“全面查缺补漏”,从“追求规模和速度”转向“追求质量和长效”,从“补贴推动”转向“市场驱动”,从“单一热源清洁化”的技术改造转向“能源绿色低碳化的系统建设”。


  报告也显示,我国散煤治理已然步入深水区,面临治理难度升级、治理成本提高的挑战,加之外部环境影响,散煤治理将全面进入稳妥有序推进的新阶段。


  自《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(2017-2021 年)》实施以来,我国共支持 5 批88个清洁取暖试点城市和支持城市的清洁取暖改造,中央财政累计投入资金约1083亿元,预计拉动地方财政和社会投资超过4000亿元,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率稳步提升。截至 2022 年底,我国北方地区供热总面积 238 亿平方米(城镇供热面积 167 亿平方米,农村供热面积 71 亿平方米)。其中,清洁供热面积达到 179 亿平方米,清洁供热率已经超过 75%。


  目前,中央财政支持的北方清洁取暖支持城市在东北和西北8省的覆盖率仅为30%;而在重点区域涉及的7个省市覆盖率高达86%。此外,由于东北、西北的特殊地理区位和气候条件,在冬季取暖期间,农村用户若要保持与华北、华中等地农户相同的室内温度,必然对房屋的保温性能要求更高,能源消耗或热量输入也更多。换言之,若通过同样的技术路线实现温暖过冬,东北和西北地区需要更高的建设和运行成本。


  民用散煤治理以北方清洁取暖为核心,在《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(2017-2021 年)》实施期间,北方地区累计完成清洁取暖改造3630万户,民用散煤消费下降38%。根据第四批和第五批支持城市清洁取暖改造计划任务量推算,2022-2025年间,约有2100万户完成改造,预测到2025年,民用散煤消费量降幅将超过60%(以2017年消费水平为基础)。“十四五”中后期,民用散煤治理仍将保持定力,预测“十五五”期间,民用散煤消费量下降速度放缓,于 2030年基本完成改造任务,2035年力争实现清零。


  目前,重点区域清洁取暖改造已基本完成,西北和东北地区热源清洁低碳化技术路线已初步形成:西北地区以“太阳能+”为主,以“煤改气”和“煤改电”为辅;东北地区以生物质为主,以太阳能和电采暖等为辅。当前,我国散煤治理呈现出明显的区域性差异,在“深水区”向纵深挺进的过程中,面临着治理难度升级的巨大挑战。


  为此,《报告》建议散煤治理工作应更加注重系统性和协同性。强化散煤治理目标协同、政策协同、区域协同、领域协同、任务协同、监管协同。


用生物质助力农村清洁取暖?

  “十三五”以来,“大气十条”和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等措施推进效果显著,但在民用散煤逐步减少的同时,农村散煤治理仍有推进空间。农村清洁取暖也成为大会热议的话题,与会专家学者们围绕农村清洁供暖现状、如何破局等问题,纷纷建言献策。


  中国农业大学工学院副教授周宇光认为,生物质原料是未来低碳转型的重要解决方案之一,具有固碳甚至负碳的属性。


  生物质能主要以秸秆、农林废弃物等为原料,生物质清洁供热方式一般有热电联产集中式供热、锅炉分布式供热和成型燃料户用炉具供热等。其中,第一种是当前生物质供热的主要方式,多用于城镇清洁供暖;后两者适用于住宅建设分散、供热管网等基础设施薄弱的农村。
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潘家华也表示,“路径其实很简单,农村有广袤的空间,光伏、风能、生物质能,秸秆是资源,为什么不让它作为能源呢?”在他看来,农村自身拥有的资源就是其发展的内在动力。


  农业农村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首席专家李景明建议,在光伏发电、风力发电以电为基础的清洁能源体系以外,要更多强调利用农村地区的有机生物资源来发展生物质能。“农业或者农村还是普遍存在大量的有机废弃物,当农民逐渐选择商品能源或者清洁能源时,包括秸秆、畜禽粪便、生活垃圾等有机废气物就被搁置在一边,成为一种新的污染源。”


  同时,他也坦言,发展生物质能还有诸多限制。因为生物质能产业链较长,密度较低,收集的半径也较大。与传统的化石能源相比,在成本方面的竞争力偏低。


  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副秘书长王卫权则提到,可再生能源在农村地区有诸多用能场景。例如蔬菜大棚或者温室大棚,在种植方面可以通过供电供热保证大棚四季如春。在农产品加工方面以及养殖方面,比如养鸡、养鸭,也是需要用能的,在这些方面都有很好的应用场景。


  农村清洁取暖究竟该如何实现?《报告》也提出建议:要尽快建立并完善农村能源统计制度;因地制宜地发展光伏、风电、生物质、天然气、地热等多品种可再生分布式能源,促进不同品位能源高效梯级利用;提升农网供电保障水平,并积极推进农业农村领域电气化;建设热电协同、因地施策的清洁供暖体系。


工业小锅炉和小窑炉散煤消费趋向清零

  自2013 年向污染宣战以来,散煤治理成为治霾药方中的一剂猛药。一方面,工业散煤治理先行。通过“散乱污”企业整治唱响了一轮工业转型强音,加速淘汰落后产能。


  在扩大禁煤区建设和提高城镇集中供暖率的具体实践中,工业小锅炉的淘汰工作在环保高压态势下推进。在《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(2017-2021 年)》实施期间,电、气等清洁能源大规模下乡,居民取暖消费观念随之发生转变。另一方面,重点区域先行试点示范。


  工业散煤治理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、汾渭平原和长三角地区为重点区域,北方地区清洁取暖以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“2+26”城市和汾渭平原城市为主。中央财政支持的五批试点和支持城市所覆盖的区域从华北、华东、和华中地区逐步向东北和西北等非重点区域扩展。


  根据《报告》,2022年,我国散煤治理稳中有进。在工业散煤治理方面,35蒸吨/小时及以下燃煤小锅炉的锅炉容量和煤耗量分别较2021年下降21.8%和13.4%;建材行业小窑炉2022年散煤消费量较2021年下降14.4%。在民用散煤治理方面,我国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相比2021年提升了1.4%,可再生能源供热规模持续扩大。


  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,散煤治理取得积极成效。工业散煤消费在“十三五”时期经历了一个快速下降的阶段。累计淘汰治理无望的小型燃煤锅炉约10 万台,重点区域 35蒸吨/小时(t/h)以下燃煤锅炉基本清零。工业小锅炉、建材行业小窑炉的散煤消费总量较2015年下降了约70%。在存量大幅削减的基础上,假设建材行业保持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不减,工业小锅炉在现有环境政策下,继续推进35t/h及以下燃煤小锅炉的淘汰关停,并提高污控升级措施,我国工业小锅炉和小窑炉的散煤消费即将步入一个趋向清零的阶段。


  在工业领域,加快实施热电厂供热半径15公里范围内燃煤锅炉关停,实施区域差异化的燃煤小锅炉污染排放深度治理和清洁能源替代,加快产业的绿色升级。在民用领域,以长效为核心,分类指导,分区域稳妥有序推进。因地制宜、因户施策,同步开展热源清洁低碳化改造和建筑能效提升,从供需两端提振清洁取暖市场,加强全过程专业化运营管理以及技术和模式创新。


转载来源:生物质能独见

如果您有任何需求,请随时联系我们

立即联系

010-62788683

XML 地图